完美

小和尚坐在地上哭,滿地都是寫了字的廢紙。

「怎麼啦?」老和尚問。
「寫不好。」
老和尚撿起幾張看:「寫得不錯嘛,為什麼要扔掉?又為什麼哭?」
「我就是覺得不好。」小和尚繼續哭:「我是完美主義者,一點都不能錯。」
「問題是,這世界上有誰能一點都不錯呢?」
老和尚拍拍小和尚:「你什麼都要完美,一點不滿意,就生氣、就哭,這反而是不完美了。」


潔癖

小和尚把地上的字紙撿起來,先去洗了手。
又照照鏡子,洗了臉;再把褲子脫下來,洗了一遍又一遍。

「你這是在幹麼啊?你洗來洗去,已經浪費半天時間了。」老和尚問。
「我有潔癖!」小和尚說:「我容不得一點髒,您沒發現嗎?每個施主走後,我都把他坐過的椅子擦一遍。」
「這叫潔癖嗎?」師父笑笑:「你嫌天髒、嫌地髒、嫌人髒,外表雖然乾淨,內心反而有病,是不潔淨了。」


化緣

小和尚要去化緣,特別挑了一件破舊的衣服穿。

「為什麼挑這件?」師父問。
「您不是說不必在乎表面嗎?」小和尚有點不服氣:「所以我找件破舊的衣服。而且這樣施主們就會同情,才會多給錢。」
「你是去化緣,還是去乞討?」師父瞪了眼睛:「你是希望人們看你可憐,供養你?還是希望人們看你有為,透過你度化千萬人?」


撐著不死 v.s 好好活著

大熱天,禪院裡的花被曬萎了。

「天哪,快澆點水吧!」小和尚喊著,接著去提了桶水來。
「別急!」老和尚說:「現在太陽大,一冷一熱,非死不可,等晚一點再澆。」
傍晚,那盆花已經成了「梅乾菜」的樣子。

「不早澆……」小和尚咕咕噥噥地說:「一定已經死透了,怎麼澆也活不了了。」
「少囉嗦!澆!」老和尚指示。
水澆下去,沒多久,已經垂下去的花,居然全站了起來,而且生意盎然。

「天哪!」小和尚喊:「它們可真厲害,憋在那兒,撐著不死。」
「胡說!」老和尚糾正:「不是撐著不死,是好好活著。」
「這有什麼不同呢?」小和尚低著頭。
「當然不同。」老和尚拍拍小和尚:「我問你,我今年八十多了,我是撐著不死,還是好好活著?」

晚課完了,老和尚把小和尚叫到面前問:「怎麼樣?想通了嗎?」
「沒有。」小和尚還低著頭。
老和尚敲了小和尚一下:「笨哪!一天到晚怕死的人,是撐著不死;每天都向前看的人,是好好活著。」
「得一天壽命,就要好好過一天。那些活著的時候天天為了怕死而拜佛燒香,希望死後能成佛的,絕對成不了佛。」


不過一碗飯

有一天,兩個不如意的年輕人,一起去拜望師父。
「師父,我們在辦公室被欺負,太痛苦了,求您開示,我們是不是該辭掉工作?」兩個人一起問。
師父閉著眼睛,隔半天,吐出五個字:「不過一碗飯。」就揮揮手,示意年輕人退下了。

才回到公司,一個人就遞上辭呈,回家種田,另一個卻沒動。日子真快,轉眼十年過去。
回家種田的,以現代方法經營,加上品種改良,居然成了農業專家。
另一個留在公司裡的,也不差。他忍著氣、努力學,漸漸受到器重,已經成為經理。

有一天兩個人遇到了。
「奇怪!師父給我們同樣『不過一碗飯』這五個字,我一聽就懂了,不過一碗飯嘛!日子有什麼難過?何必硬巴著公司?所以辭職。」
農業專家問另一個人:「你當時為什麼沒聽師父的話呢?」
「我聽了啊!」那經理笑道:「師父說『不過一碗飯』,多受氣、多受累,我只要想『不過為了混碗飯吃』,老闆說什麼是什麼,少賭氣、少計較,就成了!師父不是這個意思嗎?」

兩個人又去拜望師父,師父已經很老了,仍然閉著眼睛。
隔半天,答了五個字:「不過一念間」然後,揮揮手…


天地禪院

後來,老和尚圓寂了,小和尚成為住持。
他總是穿得整整齊齊,拿著醫療箱,到最髒亂貧困的地區,為那裡的病人洗膿、換藥,然後髒兮兮地回山門。

他也總是親自去化緣? 但是左手化來的錢,右手就濟助了可憐人。他很少待在禪院,禪院也不曾擴建,但是他的信眾愈來愈多,大家跟著他上山 、下海,到最偏遠的山村和漁港。

「師父在世的時候,教導我什麼叫完美,完美就是求這世界完美;師父也告訴我什麼是潔癖,潔癖就是幫助每個不潔的人,使他潔淨;師父還開示我,什麼是化緣,化緣就是使人們的手能牽手,彼此幫助,使眾生結善緣。」
小和尚說。

「至於什麼是禪院,禪院不見得要在山林,而應該在人間。南北西東,皆是我弘法的所在;天地之間,就是我的禪院。」


真摯的友誼不需要承諾,注定的緣分不需要約定,因為,世上的機緣,都是那樣的可遇可求。

聖林實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