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塊餅乾

記得大四那一年,我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樣進入大公司、領高月薪;
如何在短期內還清家中債務、出人頭地等。
很幸運的,我後來進入了國內某知名集團工作,
擔任外籍主管的翻譯兼特助。

由於職務的關係,我得以參加很多高階主管聚集的決策性會議,
讓我這個念應用外語出身的社會新鮮人,
得以比其他同輩更快學到很多關於零售採購、談判技巧、
利潤分配、業績追蹤、行銷企劃等專業知識。
那時候,我以為這就是我要的人生。

隨著工作時間增長、工作量增多,我變得早出晚歸,
常常大清早還就進入地下道內搭捷運,步出公司時已是晚上,
一整天都沒看到陽光。

因為加班,我常挨餓到晚上九點多,
滿腦子想的都是毛利與業績,邊吃泡麵邊打隔天要用的報告。
我忘了要打電話回家關心家人,錯過了和朋友們的聚餐,
割捨了我最愛的籃球和閱讀,忽略了四季的更迭,
更嚴重的是,我漸漸忘了曾有的夢想,
也越來越不認識鏡子裡面的那一個人是誰。

於是我毅然決然遞出辭呈,並在一週內訂好機票和簽證,
一個人獨自飛往印度,展開了我有生以來最有意義的旅程。

在這趟旅程中,我沒有預訂任何飯店或做任何行程規劃,
甚至,我連旅遊導覽都沒帶就出門了。
我體驗了「流浪」的滋味,
更重要的是,我透過與當地人民的接觸,了解了生命真正的意義。

在窮苦的印度,連喝一杯乾淨的水都是祝福。
我不再汲汲營營,每天清晨,我划著一艘小船,在恆河上慢慢的渡著,
當時間空間都被抽離後,人就會很自然地回想自己的過去,遙想自己的未來。

當我開始領悟到生命的價值並不是取決於薪水、位階、財產等等這些物化的東西後,
我整人豁然開朗,開始想要多接觸當地人民的生活。

於是我在恆河畔召集那些向觀光客兜售香菸、蠟燭與紀念品的小孩,
他們年紀都很小,有的才三四歲就出來做生意。
每天黃昏我們相約在一個階梯式廣場,由我免費教他們英文,
在夕照下,我們圍成一個圈圈,然後我們在夕陽餘暉中各自漫步回家。
有時唱歌,有時這些印度小孩會拉著我的手寫印度文給我看。

離開印度的前夕,我買了包餅乾,目的是要分給我的「學生」們。
只見他們自然形成一列,一個個乖巧的排隊等著領餅乾,我心中感到非常欣慰。
就在這時候,我發現我的餅乾發光了,卻還剩下最後一個小女孩沒有領到。

我想起身再去買一包,卻看到她失望地流下了眼淚。
心急的我,想辦法用簡單的英文告訴她,我沒有忘記她。
但因為語言上的障礙,使得她難過的放聲大哭。
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,一個大約七八歲的小男孩走了過來,
將他手中的餅乾剝一半遞給了小女孩,接著其他小朋友跟著重複同樣的動作。

一眨眼,原本淚汪汪的小女孩手中已有三四片餅乾,
一群小朋友蹦蹦跳跳的笑著跑開了。

親眼目擊這一幕的我,不禁紅了眼眶。
原來,幸福就是這麼簡單;
原來,分享是那麼樣的快樂。

最令我動容的是,這位小男孩發自內心的舉動,
並沒有來自任何人的指令或後天的教導,全是他發自內心的行為舉止。

那一晚在恆河畔,我想了很多,
為何物質生活享受遠超過印度人的我們,
在精神層面上卻不一定能像他們一樣快樂?
人民所得提高後,是否生活就能夠變得更幸福?

沸沸騰騰的教改,究竟改了些什麼?又教會了我們的孩子些什麼?
現代的小孩子不需要排隊領餅乾,究竟是禍是福?
他們如果不知道挨餓為何物,將來怎麼會懂得惜福感恩?
如果我們的教育、社會價值觀乃至評斷人的標準,
都不斷的強調名次、位階與年收入,
扣掉有幸能夠符合這些標準的人,
剩下的芸芸眾生,如何平衡人生本來就會有的不完美?
如何接受餅乾發到你時剛好沒了?
有幸拿到餅乾的人,如何回過頭來幫助沒拿到餅乾的人?

回國後,我一直記得這一幕,並與週遭親朋好友分享這個難得的經驗。
希望這半餅乾能夠激發更多人的愛心與善心,
讓這樣的善行一直傳下去,讓我們的社會更加溫馨;
也藉由這半塊餅乾,激發更多人去思考更多與我們切身相關的問題,
包括教育、社會價值觀、團體與個人的平衡、貧富差距等。

身處人們越來越趨向於私己的時代洪流,
我想我們所需要的,
應是跨越種族紛爭、黨派色彩與階級差別的一種互助精神。
或許,目前台灣社會最欠缺的,
是這半塊餅乾吧!

聖林實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