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母的巴掌

作者:佚名

記得小學時每次母姊會,
都會看到別的小朋友媽媽都穿穿得美美的,
好像故事書裡的皇后喔。

我是班上同學獎狀拿最多的,可是我阿母很忙
她要去電子工廠上班,我每次要求阿母去參加母姊會
阿母總是說: 阿母知道你最乖,可是阿母不去工作的話,我們就沒飯吃囉。
你阿爸成天賭博,沒拿半毛錢回來,阿母再不打拼,我們都會夭死!
說罷,便淚流滿面。
從此,我都不敢提有關母姊會的事。

「劉家祥,
明天母姊會耶,你媽媽來不來?坐我隔壁的小美問我。
「我媽媽很忙啦!我胡亂應著。
「我知道啦,你媽媽一定很醜,所以都不來。小美猜測的說。
「我阿母是世上最美的,你不要亂說。」我生氣地說。
那一整天我都沒和小美說話耶,誰叫她要笑我。

回家吃完晚飯後,我就躲回房間,愈想愈難過,為甚麼別人媽媽都會去,
連最後一名大頭的媽媽也會去,我第一名耶,可是卻沒有媽媽去參加,
每次都是小美媽媽出盡風頭,愈想愈不甘心,便開始哭起來。
後來,阿母進來了,看到我哭成那樣便問原因,我一五一十的說。
阿母臉上露出難為的表情。這是小學最後一次了,
阿母在我苦苦哀求下,便答應和同事換班去參加我的母姊會。

母姊會是下午舉行的,
我上完課就留在學校幫忙。
「劉家祥,你媽媽今天真的會來嗎?」小美不信的問。
「會啦,騙你是小狗啦。」我說。

1:30
時家長都來得差不多了,可是就沒看到阿母。
母姊會開始了10分鐘,才看到阿母氣喘喘得跑過來,還穿著做工的衣服。
我看到小美譏笑又得意的表情,真想逃離這裡,
阿母入座之後,由於聽不懂老師外省口音,便開始打瞌睡,
阿母一定是昨晚又熬夜作手工了。
可是對小學的我來說,我那能想那麼多,
我只覺得很丟臉,恨不得那不是我阿母。

母姐會結束後,
我拉著阿母趕快離開學校。
一路上我都賭氣的不理阿母,我真後悔叫阿母來。
如果她沒來,或許還能使我同學對阿母保有一個完美的幻想。

「阿祥呀!
阿母今天終於去啦,你有沒有高興?」阿母問我。
「我才不高興咧,人家媽媽都美美的,你卻穿著工人服,還打瞌睡,
 好丟臉早知道不讓你去了。」我不滿的說。
「啪!」一巴掌打在我臉上,一股辣辣的感覺。
「阿母如果有錢,我甘願意穿這樣?你是長子,你又不是不知厝裡的事,
 實在是白養你了」阿母激動的說。

這是阿母第一次打我。
說真的,那時我還是不太能體會阿母的心情。
只依稀記得回家後,我哭了好久,過沒幾天又恢復老樣子,
只是同學都會笑我的媽媽,害我只想快畢業,離開他們。

上國中後,一切都是老樣子,母姊會也改稱家長會。
只是國中3年,我始終沒在母親面前提過家長會3個字。
應該是自尊心做祟吧,總覺得我這樣一個品學兼優的人,
家世絕不會如此,我甚至懷疑我是不是自幼和父母離散,
天天幻想著有一天,有一對有錢的夫婦來認我,現在想想都很好笑。

高中聯考失利,
沒能上前3志願,只有掉車尾。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打擊。
可是我們家的環境又供不起我唸私立學校,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去念。
高一正值叛逆期,加上有點自暴自棄,成天在外鬼混,
回到家和阿母講不到3句話就吵架,後來便藉口在學校唸書,
越來越晚歸,混了一年差點沒留級。
升上高二,由於導師的勸,加上好勝的個性,便發奮唸書。
拼了兩年,終於讓我考上一所不錯的大學。
不過,我執意要離開屏東--這個,我覺得,禁錮我將近20年的家鄉,
我要去外頭闖一闖。

志願卡阿母又不懂,
都是我自己作主,
放榜後,分到台南的學校。剛開始,阿母還不太願意我去唸,
不過我答應阿母有空一定去打工來補貼生活費。

終於,
我離開了家裡,獨自一個人來到台南求學。
剛到宿舍還蠻想家的,沒幾天,和室友熟後,便開始過著人人稱羨的新鮮人生活。
打回家的電話也隨之減少,至於回家.更是少得可憐。
總是推說學校很忙,忙甚麼只有自己知道。

「家祥,你快過20了吧!到那一天,大家一起去Happy喔!室友起鬨的說。
我們便開始計劃,我的慶生活動!?
記得不久前阿母還囑咐我生日回家過,我才不管那麼多咧!
回家過,多無趣呀!!還是和死黨過好。
生日前幾天,便打電話回家說不回去了,一直期待著那天的到來。

生日當天,
去啤酒屋喝得爛醉,一群人夜不歸營,清醒時已是第二天清晨。
騎上機車,朝學校而去,心中其實蠻失落的,這樣爛醉渡過20,好像沒啥意義說。
回到寑室,看到一個三層的便當盒放在桌上,旁邊還有一張字條我看到阿母的筆跡
說真的,阿母會寫的字不多,我的名字還是我教她寫的,
紙上還有小弟、小妹的字跡。

信上只寫了我的名字,
還有用注音符號拼成的「生日快樂」
打開便當盒是豬腳麵線,我傻了。
心中的難過,不是筆墨可已形容的。

我開始流淚,
我已經好久好久沒哭過。
自從阿母打我那一巴掌開始,我似忽再也沒為任何事掉過淚。
看著冰涼的麵線,我竟毫不猶豫地往嘴裡送,
我從不知冰涼的豬腳麵線這麼可口,吃在嘴裡,暖在心裡................

我現在好想立刻奔回家,
抱著阿母及弟妹,流浪與飄泊並非想像的瀟灑,
對於一個讓家呵護了將近20年的我,初嘗展翅高飛的滋味,
才發現原來幸福,只是一種踏實有家的感覺。
據管理伯伯說,我阿母下午5:00就來了,一直等到晚上9:00。
還在會客室打瞌睡,還是伯伯叫她不要再等了,說要替她拿給我。

聽到這裡,
我哽咽的說不出話,當我在外快活時,我阿母從屏東趕來,
只是為了送一份豬腳麵線給我,更重要的是,
我這個兒子居然還讓她老人家白跑一趟,想到阿母打瞌睡的樣子,
不禁讓我想起那次母姊會,一樣是因為疲勞過度。
可是我卻用了整整20年,才體會出阿母的用心良苦,我真的好不孝。
突然好想聽聽阿母的聲音,拿起話筒當那頭傳來母親的聲音,
我竟然哽咽的說不出話,趕緊掛上聽筒。

獨自走在校園中,
我想我得到了我20歲最佳的禮物,

聖林實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