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你走了,明天太陽還是從東邊出來

◎作者:劉鏞

你們另請高明吧!老娘不幹了!
虎妞噹一聲狠狠把門關上,直衝向自己桌子,將文件往抽屜裡一掃,提起皮包走了出去。

一屋子的人全抽了口涼氣,跟著轉過頭,看經理室的門,裡頭先沒動靜。

隔了五分鐘,才見薛經理開門出來,先看看虎妞的位子,又走到小楊旁邊,低聲問:
「虎妞呢?」「走了。」小楊說:「出去了,大概是走了吧!」

便見薛經理匆忙的追出去,下了電梯。「怎麼辦 ?」
有人開始說話:「完蛋了!」有人答:「我們都完蛋了!」

正說呢,薛經理板著臉回來了,「小楊!你來一下 。」
就把小楊帶進去,關上門。


小楊下班,沒回家,直奔虎妞家去,按鈴按了半天,沒人應,正轉身要走,門卻開了。
「小楊!什麼事?」
「我才要問妳阿!什麼事?」
「老娘不幹了!」
「妳真不幹了阿?」小楊進去坐下。
「當然真的。」

虎妞沒好氣的說:「我要叫老薛知道,知道沒有我的滋味。」
「妳明明知道,沒了妳, 公司就動不了了。」

小楊笑笑:「你是何苦呢,跟老薛一個人過不去,也不用……」
「你別說了。」虎妞一瞪眼:「老薛要你來的,對不對?」

小楊點點頭:「他不叫我來我也會來呀!我們是好友,關心妳阿!
誰不知這些年,妳為公司做了多少犧牲,忙的連婚姻都錯過了。」

「對!可是有誰感激,老薛就為了我寫錯一筆帳,犯的著發這麼大火嗎?」
虎妞接著說了一堆老薛的不是。

小楊也就順著她,跟著罵讓虎妞的氣消了些,臨走,小楊又勸虎妞回去。
「我會回去,但要看我高興。」

虎妞哼了一聲:「你回去交差,說我病了,請一個月假,病好再上班。」


「聽說妳病了。」第二天一早,老薛就打電話給虎妞,沒人接。
只好在答錄機說:「想去看妳,怕你還生氣不歡迎我。」
接著花店就送了一大藍鮮花,寫著老薛與全體同仁贈。


下班後,小楊又去了。
「拜託拜託,看在同事份上,回來吧!妳一天不在,公司全亂了!」

「亂了活該。」虎妞冷笑了一聲。
「老薛不是本事大嗎?他去管阿!缺我這麼個老女人,有什麼關係?」

「可是,可是公司帳全在妳手上阿!」
小楊直央求:「支票還得有你的章,妳不來,全完啦!」

「讓它完!」虎妞還是沒好氣的說。
「我在生病,總不能叫我不要命吧!」


早上才進辦公室,老薛就把小楊叫進去,跟著開了會,先自責一番,
又期勉一下同仁『共商對策,共赴國難』,只是大家都嘆氣,說沒虎妞真是全停擺了。

中午,老薛帶著小楊跟兩個組長,又買了幾盒水果去虎妞家,
虎妞把門拉開一條縫,看到是老薛,碰一聲,關上門。

公司不能不開票,下午老薛只好帶著各種證件,去銀行換了印鑑,但是有錢不管用,
老客戶的資料還在虎妞手上,不,應該說只有虎妞心裡有數,
甲公司該八折,乙公司九折,丙公司不打折。

「到底給不給折扣呢?」每個業務都來問。
「你們跑業務,自己不知道嗎!」老薛罵了下去。
「照舊嘛!」

問題是那些客戶也真賊,不知哪聽說虎妞請假,資料全封了,
一個個打電話來說算貴了,老薛沒辦法,只好又叫小楊打電話問虎妞。

「我忘了!不知道」虎妞冷冷的回。
「又老又病,意識不清,想不起來了。」

老薛頭大了,乾脆,指示下去:
「打一封通函給所有客戶,說我們現在統一不二價,先降價,但是以後沒折扣。」

老薛被罵死了,跑掉好幾個老客戶,小楊下班後跑去跟虎妞報告。
「這是報應!」虎妞得意的笑。


事情還沒完呢!接著月底開發票也出了問題,有些公司行號不必開,有些開七成,
有的一文也不能少,少了就得挨告。

「怎麼辦?」大家向經理請示。
「以前都是虎妞開,我們搞不清。」
「一律照實開!」薛經理臉都綠了,又自圓說。
「本來就不應該逃漏發票嘛!」

接著把幾個組長找來。
「建立個新流程,不必什麼都經過虎妞,分層負責。」
說歸說,晚上小楊又去虎妞家。


「你們不是很神嗎?沒有我,活的好好的阿!」虎妞還在氣。
「可是要發薪水了,冊子在妳手上。」

小楊央求:「能不能來一下,把抽屜打開,冊子交給下面去辦,在不然交給我。」

虎妞突然冷笑了起來:「給你?我知道了,你接手是不是?對不起!我鑰匙掉了,
我可警告你們,不准開我抽屜。」說完就把小楊推了出去。


老薛果然不敢開虎妞抽屜,雖然大家說那是公物公司有權開,
所幸由公司會計師那調出資料,重新造冊,解決問題。


轉眼一個月快過了,虎妞的桌子也就空了四星期。

中秋節,協力廠送了好多月餅來,全堆在虎妞桌上,老薛特別致詞,
謝謝大家在虎妞請假期間,一起拼鬥,度過難關。
「其實我們早該制度化。」張組長說,一屋子都附和。

「新來了不少客戶。」業務小李也說:
「因為我們統一售價,客戶反而增加了,尤其是小訂單,加起來更多。」

小楊坐在虎妞的位子上拿著名冊,唱名發月餅。每人三盒,發送完畢,剩下六盒。
「耶?多六盒。」小楊算算。
「你忘了自己。」有人笑道。
「對!忘了我,可是還有三盒,怎麼回事?」

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總算想起來了:「對了!還有虎妞嘛!」



故事說到這,點到為止!但是如果你繼續往下想,隔兩天,一個月到了,
虎妞回來上班了,會是怎樣的場面?
他歡呼,歡迎,還是可能只是口頭上客套兩句?
私下,會不會有人冷冷的說:「回來幹什麼?不回來還好些。」
問題是才一個月前,虎妞發飆的時候,大家不是覺得公司非完蛋不可嗎?
老薛,小楊,幾個組長不是三番兩次去拜託虎妞回來嗎?為什麼情勢改觀了呢?

如果你常種花,一定會發現--
當你從地上挖走一顆花,留下一個洞,怎麼看也不對勁,一定急著把洞填滿,
但是如果你沒填,隔一個月在去看,那洞八成也沒那麼明顯了,
再過一陣子,不用你填,洞已不見了。

這世界沒什麼是『非有不可』的,
也可以說『就算人都死光了,太陽還是打東邊出來』
但人性不是如此,人知道這道理,卻不願承認。

所以老人家常會問晚輩:「有天我死了,你會不會哭?」
如果你說:「我會哭死。」他就會覺得你孝順。
夫妻也會問對方:「有天我死了,你怎麼活?」
如果你答:「你死我也不活,就算活也不會再嫁(娶)。」對方就會認為你愛他。
人性是以自己為中心的,他『當然』認為自己最重要。

像虎妞公司大小事物一把抓,她確實重要,當她不來的時候,也確實造成混亂。
問題是混亂會一直持續下去嗎?春去秋來冬至之後,不是又來春天?
俗語說『窮則變,變則通。』當大家沒路走的時候,最後不是也得開條新路嗎?
這時候大家愈亂,則愈團結,解決問題之後,愈可能產生一種心理。

什麼心理?
當然是排斥的心理--『你離開造成大家混亂,以為我們死定了,我們就不死,
還活的更好,你以為非有你不可嗎?』
結果本來最重要的人,變成大家排斥的對象。這感覺就好像挨了一記悶棍。
了解了這個人性,你就要知道,耍脾氣不是不行,但一定要適可而止。
今天你走了,大家不好過,沒你的辦法。
但是你如果久久不出現呢?再回去會是什麼情況呢?
『當然,你本就不打算再回去,那沒話說。』
『你不能沒有的諒解。』人性就是這麼矛盾。

你不能沒有她,你又可以沒有她。
你沒她會活不下去,真沒了她,你還是得活下去。
看到這,做人處世,請好好想想,也許你身邊有這樣的人,
也許,你正是這樣的人。

但是你必須知道,每個人都希望被重視,適度的肯定與被肯定也是必要的。
但是相反的,當你發現任何一個職員自以為了不起,公司非得有他時,
你也應該考慮, 是不是該讓他換換位置了,調動是為了讓他知道,
他會的,別人也會,換了新位置,他也不得不學習。
也使他在一個位置太久後造成的的腐化,容易被發現,即使不調動他,
也應該讓他休年假。他愈不休,你愈應該要他休,因為他休假時,
代班的可以學習他的工作,有天他突然走,你才有人補,
也可以順便看看他有無積壓的文件,不清楚的帳目,或是神秘的電話。
即使他完全沒問題,也可讓他有自知之明,而不會『變成虎妞』

這個家不能沒有我,也可以沒有我
這世界不能沒有我,也可以沒有我

當有一天我不得不走,希望我的家仍然快樂,希望這世界仍然美麗。
這是每個成熟的人,都應該有的認識。

聖林實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