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實功好文推薦)這是一位退休三輪車工人白芳禮,資助300名貧困學生的故事。


   新華網天津9月28日電(記者張嚴平、李靖)


9月23日早晨,93歲的他靜靜地走了。無數活著的人在口口相傳中記住了他——蹬三輪的老人白芳禮。這不是神話:這位老人在74歲以後的生命中,靠著一腳一腳地蹬三輪,掙下35萬元人民幣,捐給了天津的多所大學、中學和小學,資助了300多名貧困學生。而每一個走近他的人都驚異地發現,他的個人生活幾近乞丐,他的私有財產帳單上是一個零。 白芳禮您的生日是父親節 一生辛苦無人能忘   家鄉的那一次行程,讓他在古稀之年開始了朝聖般的追求。

   這是他彌留的一刻:乾枯瘦小的身軀緊貼在床鋪上,閉合的雙眼深陷在眉骨間,胸腔裡發出微弱的喘息聲。他已經昏迷了19天。

   輕輕地握起老人的手,在已經沒有語言的時刻,我們渴望著用心去感受。奇跡竟在瞬間出現:老人慢慢地睜開眼睛,清亮的眸子直直地望過來,嘴裡說出斷斷續續的字眼:「好……學……習……」一顆晶瑩的淚水從他的眼角邊溢出,手心間的溫熱朝我們暖暖地傳來。

   呵!老人一定是在幻覺中看到了他資助的學生。

   在這個世界上,除了學生,還有什麼能讓這位93歲的老人在生命即將謝幕的時刻喚起心底最後的記憶?!

   1986年,74歲的白芳禮從天津回到家鄉河北省滄縣白賈村。這是一個讓他悲傷而又牽掛的地方。小時候,他很渴望讀書,可因家境貧寒,13歲便逃難到天津,做了一名賣苦力的三輪車車夫。解放後,他靠蹬三輪成了勞動模範,並拉扯大了自己的3個孩子。當他看著他們中的兩個成了大學生時,高興得落了淚。 

  眼下,人老了,又有政府每月發的退休金,他計畫回家鄉安度晚年。   他走在村子裡,發現大白天到處可以看到正在幹活的孩子。他問:「為什麼不上學?」孩子們說:「大人不讓他們上。」他便又找到大人問:「為什麼不讓孩子上學?」大人說:「種田人哪有那麼多錢供娃兒上學!」

   這一晚,白芳禮一夜沒闔眼。

   白芳禮雖然沒有什麼知識,可他很喜歡知識,特別喜歡有知識的人。他常對人念叨一個理兒:國家要發展,知識為先。眼前家鄉的一幕讓他無法平靜。難道能眼瞅著家鄉就這樣一輩輩窮下去?能眼瞅著那些沒錢的孩子上不了學?不成!

   第二天天一亮,老人便召集家庭會議,宣佈了兩件事:「第一,我要把這些年蹬三輪攢下的5000塊錢全部交給老家辦教育;第二,我要回天津重操舊業,掙下錢來讓更多的窮孩子上學!」

   74歲的白芳禮回到天津,重新蹬起了他蹬了大半輩子的三輪車。和以前蹬車相比,他現在感覺目標亮堂。他像是在圓自己的一個夢,這個夢他小時候做過卻沒能實現。現在,他要把這個夢擴展得大大的,要讓它在更多的有夢的孩子身上變成現實。

   每一個見過白芳禮的人,都會心酸。

   他一年四季從頭到腳穿的總是不配套的衣衫鞋帽,那都是他從街頭路邊或垃圾堆中撿拾回來的。他每天的午飯總是兩個饅頭一碗白開水,有時在開水中加點醬油,那已是「美味」了。饞得厲害了,就在晚上睡覺時往嘴裡塞塊肉,含著品品滋味。

   物質生活上壓榨到最低點的老人,卻把能量釋放到最高度。一年365天,他沒歇過一天。他曾在夏季烈日的炙烤下,從三輪車上昏倒過去;他曾在冬天大雪滿地的路途中,摔到溝裡。他曾因過度疲勞,蹬在車上睡著了;他曾多次在感冒高燒到攝氏39度時,一邊吞著退燒藥,一邊蹬車。   更有不為人知的,由於年事過高,冬天騎車常憋不住小便,棉褲總是濕漉漉的,他就墊上幾塊布,照樣蹬著車跑。

   白芳禮生於1913年5月13日,屬牛。有人說,他真是牛命,吃的是草,出的是苦力,擠的是奶。   他為了什麼?對於一顆掙脫了世俗羈絆的心靈,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理解。有人背地裡說他是「高級神經」。 老人說:「我豈不知享受?可我哪捨得花錢!孩子們等著我的錢念書,我就只能節儉唄!」

   這是一顆太陽的心,默默無言卻燦爛熾熱!

   看到自己捐的錢能化為孩子們讀書的甘露,他便有了無上的幸福。

   白芳禮每天最快樂的事,就是晚飯後抱著他那個小木盒子攢錢。一元、一角都要把它們展平、碼好。他每個月最快樂的日子,就是蹬著三輪車去學校捐錢。兒女們的印象中,這樣的日子老爺子總是像過年似的歡喜。

   紅光中學是天津唯一一所接收藏族孩子的學校。當白芳禮得知這些孩子大多數來自貧困牧區,心一下子就被揪住了。半個月後,他蹬著車來到學校,掏出話:「我是白芳禮。今後我要用蹬三輪的錢每月資助這些孩子們讀書,別讓孩子們委屈!」說著從口袋掏出900元錢。在場的人驚呆了!那全是1角、2角、5角、1元、2元、5元、10元……厚厚的一疊。

   從1993年到1998年,老人資助了紅光中學的200多名藏族學生,月月給他們補助,直到他們高中畢業。

   白芳禮傾盡所能地把他的光和熱灑向了眾多需要幫助的學生身上,學生們從他那身上學到了感動和成長,讓他收穫了無上的幸福。 

  
老人忘不了那一年他到南開大學給貧困學生捐款的一幕。當時,學校要派車去接他,他說不用了,把省下的汽油錢給窮孩子買書。他自個兒蹬三輪到了學校。捐贈儀式上,老師把這個事一講,台下一片哭聲。許多學生上臺從老人那裡領到資助的錢時,雙手都在發抖。

   一位元來自新疆地區的貧困學生,功課優秀,沒畢業就被天津一家大公司看中,擬以高薪聘用。這一天,他走上台激動地說:「我從白爺爺身上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精神和力量。我正式向學校、也向白爺爺表示:畢業後我不留天津,要回到目前還貧困的家鄉,以白爺爺的精神去為改變家鄉面貌做貢獻!」他深深地向白芳禮老人鞠了一躬。全場掌聲雷動。老人高興得流下了眼淚。

   事後,老人對他的老友說:「我過得是苦,掙來的每一塊錢都不容易。可我心頭是舒暢的。看到大學生們能從我做的這一點點小事上喚起一份報國心,我高興啊!」

   這些年得到白芳禮捐助的大學、中學、小學以及教育基金等單位達30家之多。老人捐錢從不圖回報,許多得到他幫助的學生並不知道他的姓名。他的快樂和幸福來自他那一顆太陽的心!

   他堅守著自己心中的追求,就像戰士堅守著戰鬥的高地。 

  1994年,白芳禮81歲。這一天,他把整整一個寒冬掙來的3000元辛苦錢交給一所學校後,校領導說代表全校300名貧困生向他致敬。這話觸動了他:現今缺錢上學的孩子這麼多,光靠我一個人蹬三輪車掙來的錢救不了幾個娃呀!

   他琢磨了一夜,第二天一早就把兒女家的門敲開了:「我準備把你們媽和我留下的那兩間老屋給賣了,再貸點款辦個公司,賺錢支教。」

   不多幾天,在緊靠天津火車站的一塊小地盤上,出現了一個7平方米的小售貨亭,裡頭擺著一些糕點煙酒等,當頭掛著一塊牌子——「白芳禮支教公司」。 他對受雇的員工宣佈:「我們掙來的錢姓「教育」,每月結算,月月上交。」

   小售貨亭讓白芳禮增加了不少支教的財力,卻一點也沒有改變他蹬三輪的生活。他把售貨亭交給夥計打理,自己照樣天天出車拉活。他說:「我出一天車總能掙回二三十塊錢,可以供十來個苦孩子一天的飯錢呢!」

   為了在車站前拉活方便,他索性挨著亭子搭了個3平方米的小鐵皮棚子,順便在裡頭搭了一塊木板算是「床」,棚頂上的接縫處露著一道道青天。夏天,棚子曬太陽後,溫度達攝氏40度;冬天,放杯水可以凍成冰坨子。白芳禮就在這裡住了整整5年。

   「這老爺子怎麼像個沒家的人……」老人的兒女一直承受著某種誤解的壓力,他們對父親有些埋怨。蹬著三輪闖蕩了一輩子的白芳禮,骨子裡卻有大義與胸懷,國家與社會在他心目中有頭號的位置。他對兒女們說:「我現在是有國無家,為了能給孩子們多掙錢,眼下就住這兒了!」

   白芳禮像一個堅守戰鬥高地的戰士一樣堅守著他的追求。

   然而,終於在那一天他感到了無奈。1999年,天津火車站進行整頓,所有商亭一律被拆除。望著轉眼工夫被拆成一堆垃圾的「白芳禮支教公司」,老人哭了。他老了,腿腳沒勁了,以後還指望用什麼掙錢給孩子們讀書呢?

   那年冬天,老人蜷縮在車站附近一個自行車棚裡,硬是給人家看了3個月的自行車,每天把所得的1角、2角、1元、2元的錢整整齊齊地放在一個飯盒裡,等存滿500元時,他揣上飯盒,蹬上車,在一個飄著雪花的冬日,來到了天津耀華中學。人們看到,他的頭髮、鬍子全白了,身上已經被雪浸濕。他向學校的老師遞上飯盒裡500元錢,說了一句:「我幹不動了,以後可能不能再捐了,這是我最後的一筆錢。」老師們全哭了。

   一顆太陽的心是不會熄滅的,白芳禮依然活在他的追求中。其後的歲月裡他播灑下的陽光迸裂成一個更大的陽光的世界。

   當白芳禮患病的消息傳出,一批又一批學校的學生來到他的身邊。他望著孩子們,淚水一個勁兒地流:「孩子們,等我病好了,我還要蹬三輪掙錢資助你們讀書!」 

  然而,老人再也不能實現他的願望了。他像流星一樣劃過,但卻讓自己燃燒著,給世界留下了最後的光芒…… 



聖林實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