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我參加瑞士巴塞爾博覽會,除了接單做貿易還零售賣品,以擴大中國出口商品的影響。

一天有位中年婦女領著孩子來參觀,那是個非常招人喜歡的小男孩,他趴在我們櫥窗前,不願走開。
當時我們出售一款活動體鬧鐘,圖案是『雞啄米』,隨著秒針走動,雞群會一下一下啄米吃。

看得出小男孩非常喜歡,兩眼滿是希冀的目光,他多次拖住媽媽的腿,好想媽媽能掏錢買下這款鬧鐘。
我看到後拿出鬧鐘想送給小男孩,他媽媽有禮貌但堅決地拒絕了,她十分真誠地對我說,雖然鬧鐘很漂亮,
但瑞士人從不買自己並不需要的東西,對孩子不能滿足他不合理的欲望。
看著小男孩失望地離去,我覺得這位母親似乎有點小題大做。     

博覽會中國日那天,東道主舉辦酒會招待各方來賓。
我發覺一個很奇特的現象:那些端著酒杯四處寒暄的瑞士客商,葡萄酒杯裏裝的都是啤酒。

我問箇中原因,一位瑞士客商笑著說,巴塞爾人商談時都喝啤酒,在他們眼中喝葡萄酒很奢侈,
有違清教徒傳統;即便在家中也很少喝葡萄酒,葡萄酒比啤酒貴,他們不喜歡花太多錢在吃喝上。

他問我知不知道瑞士人煮雞蛋的故事,瑞士人習慣在平底鍋裏放一釐米深的水,等水沸騰了就關掉電源,
利用餘熱將雞蛋煮熟,這樣可節約一半電費。他要我別笑話他們的生活態度。

在全球首富國家對一個腰纏萬貫的富商,我怎敢?我從心底裏欽佩他們富而不奢、始終守住節儉的心態。         

有位客商買我們好多商品,開了一輛小貨車來提貨。
隨車來的那個充滿稚氣的搬運工,搬捧鐵皮封帶木箱時手指被勒了條口子,鮮血直流。
客商掏出『 OK 繃』讓搬運工簡單處理一下再接著幹活,我想這下算是親眼看到老闆對雇工的厲害了。
裝完車才知道這就是他的兒子,因學校放假臨時請來幫個忙。「我會付他工錢。」客商鄭重其事地補充。
        
記得那天孩子穿了條舶來品牛仔褲,他很自豪地對我說,這不是老爸送的,
是去冬為鄰居掃雪掙錢買的。聽了這些話很令人震撼,我明白了一個道理,
幾乎所有瑞士家庭都靠自己勤奮創造財富,這樣掙來的錢花的時候就不會講排場、求奢華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巴塞爾博覽會結束後我們還隨訪了日內瓦。

日內瓦是聯合國歐洲總部所在地,有幾萬名各國外交官,每年要召開幾千次國際會議;
是法國服裝設計師、義大利皮鞋製造商和紐約珠寶行爭相來開店的地方;
是查理‧卓別林、奧黛麗‧赫本等明星喜歡和居住一生的場所。

這樣的國際化大都市全城都是十幾層火柴盒形狀的辦公樓和公寓樓,
很少玻璃帷幕牆,更沒有貼金箔之類花俏的建築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有天晚餐後常駐日內瓦的老陳開車帶我們觀賞夜景,大多數商店都已打烊,
沒有看到燈紅酒綠、笙歌豔舞的夜生活,很多當地居民竟早早熄燈睡了,
老陳戲稱他們是『歐洲農民』。         

瑞士國土面積小,人口密度高,可耕地不多,礦產資源又貧乏,加上冬季漫長、氣候惡劣,
所以瑞士人世代養成辛勤勞作、節儉支出、居安思危、常為未來做好儲備的美德。         

當今瑞士人均年收入 5 萬美元,居世界第一,可這絲毫沒有改變傳統主流道德觀。
家庭主婦還喜歡買簡裝洗滌用品,回家後再灌進舊瓶;
還會開車去鄰國購買價格較為便宜的食品;還是保持了修砌貯水池接雨水沖洗廁所的習慣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聽一位行家說,瑞士鐘錶的發明和創制都基於一個發明,那就是發條技術。
發條能夠收緊並儲存能量,又能慢慢釋放出來以推動運行裝置和指標。      
我覺得節儉美德就好比這種能量,多年來積聚於瑞士民族之中,
 窮的時候那樣,富裕了還一樣,這是推動瑞士經濟持續發展的動力。

小伍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